和写作有关。。。

关于写作的文章收录,大部分文章来源于译言网,非本人文章。

当我们谈女性阅读之年的时候,我们该谈论什么?

作者:吴妮 

一位男士引爆了“阅读女性作家年”

丹尼尔·伊·普里查德是美国的一份小型独立文学杂志《评焰》(The CriticalFlame)的出版人兼编辑。1月19日,他在该杂志的网站上贴出了一篇檄文,宣告从2014年5月号开始,他的杂志将花一年的时间来关注女作家以及非白人作家的作品。

《评焰》创刊于2008年,只有三名编辑,他与两位她,都有着诗人的共同身分,在从事着诗歌创作和文学批评的间歇,以志愿者的身份打理着这份纯文学杂志。丹尼尔声称他们并不靠杂志养活,因此他们比起追求利润最大化或过度追求文学趣味的同行享有充分的裁度权,使他们可以去深度了解这两类被边缘化的作家群体。

丹尼尔引用了一句老话:无所见便无所争。来自vida对美国文艺界女性的一份调查数据让他对男女作者之间不平等的际遇有所见并大受触动。该调查揭示出女性作者与男性作者之间不均衡的严重性,比方说纽约时报书评2012年只有16%的评论文章出自女性,所评图书中女性作者的书只有22%。

丹尼尔看到了女性作家和非白人作家被当代文学评论界低估,并且不被待见。他决定以小搏大,奋力一击,“如果人们不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实实在在采取行动,就不会有任何改变发生。”他贴出文章之后,引起的反响超出预期,至少在女性作者问题上肯定是这样的。英国的卫报在三天以后便发布了一篇标题为“2014:阅读女性之年”(Year of read women declardfor 2014) 的文章,并提供了英国类似的调查数据。卫报在2013年3月所做的同类调查中,伦敦书评中8.7%的图书作者是女性,卫报为34.1%。

 

一位女性命名了“2014阅读女性年”

如果在谷歌网站上用“女性作家年”搜索,你会一眼看到这张色彩丰富的图片,因为它很醒目。英国作家兼插图画家乔安娜·瓦尔什设计了这些书标构成的卡片。起初的时候,她只想做些圣诞卡片而已,不过最大胆的想法是把2014命名成“阅读女性之年”,自此也形成了一个项目,书标系列列出了250多个女作家的名字,在社交网站上掀起风潮,很多人索要卡片,并给她开出更多的女作家名字。她对此举是否能改变这个男性作家主导的阅读世界信心并不足。她在博客中写道:“我是怀着忐忑之心的。但是,男男女女们很快往书单里加他们喜欢的女作家。直到书单上的名字翻了两倍三倍之后,我心里头的疙瘩才散去。看来大家伙都在意这件事,我原来也只觉得人们不过出于好玩而已。”

女性读得多得益于菜谱?

这张照片无法打开相关网站,因此很难说清楚它所记录的事情发生在何时何地,但无论如何给留意到这张照片的人提供了数据,证明女性阅读超过男性的这档事儿发生并被记录在案。它说:一年之中,女性阅读18本书; 男人们,读了12本罢。有人在后面添加黑笔讽喻到:“食谱短货。”言下之意很清楚。

有关女性的阅读,其中的陈见,不光在食谱,在身心灵,在浪漫小说等类别上,出版者从一开始设计便呈现出这类书女性优先的特质,好让人恶推,女性不多的阅读时间都被它们占据了。我们也等着瞧三八节的各类阅读推荐书单,今年会是什么样?

不能免俗,三八节到来,一年中没有比这时候更有理由来关怀女性的阅读。我们这两天选择性地推荐了各种英文书单,其中不少书早有中文译本。诚实地说,这些书单虽然应时,但并不完全打单纯的女性牌,大多数都是认真的读书人精心筛选过滤的营养读物。

大家也许会问,为什么没有中文书推荐?谁说没有呢?2014年1月中国好书榜推出八个类别共160种优秀的大众图书,无论如何都可以让喜欢阅读的人坐下来,翻出一本沉浸其中,即便只是一时半刻,也足以让我们从自我的世界里被带出,进入到读本中的世界。这时候,忘掉是男是女。

阅读的性别偏见很深,但深读者需要忘掉性别。

来源:百道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