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写作有关。。。

关于写作的文章收录,大部分文章来源于译言网,非本人文章。

当代小说:鸡仔文学之死 | 经济学人

译者: 张秦峰 原作者: A.C. | LONDON

 

像每个罗曼史一样,开始时都很有趣。但十年过后,“鸡仔文学”之花也会凋落。这块耀眼的女性小说细分市场多少已经正式过期。

(译注:英美俚语中将年轻女性称为“小鸡”,“鸡仔文学”也指女性为女性而写的小说。)

像每个罗曼史一样,开始时很有趣。但十年过后,“鸡仔文学”之花也会凋落。这块耀眼的女性小说细分市场多少已经正式过期。大西洋两岸充斥着这样的报道:出版社回绝了新书稿;超市几乎不再存货;作者无法追回稿费。索菲·金塞拉(Sophie Kinsella),这位顶着都市浪漫小说女王光环的作家,一定体会到了一点马克吐温的感觉。她至少还没过气:其新小说《我拿到了你的电话号码》("I’ve Got Your Number")还在英国当今的小说销售排行榜里。


在《BJ单身日记》和《一个购物狂的自白》席卷欧美流行文学狂潮的十年后,鸡仔文学不是大部分死亡就是已经转型。该类风格已经成熟并应继续前行。如果有什么值得抛弃,很多女性公开表示,那就是贴在该文学类型身上狐疑和污蔑的标签,这些标签从一开始就让鸡仔文学背负上沉重的负担。

“他们以为(鸡仔文学)涵盖的主题过轻,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可以是引人沉思和鼓舞人心的,”简妮·弗雷泽(Janey Fraser)说,这位英国作家的新小说《游戏小组》(The Playgroup)就涉及了跨代关系。甚至金塞拉女士告知其环球书屋(Transworld Books)的编辑林达·埃文斯(Linda Evans),她当初那个购物狂女主角现今已经有了小孩。“鸡仔文学”大部分小说所涵盖的,并非是女性经验的全部——而且现在出版的作品也不再与之有关。


“除了继续在年轻女性与她们男友以及她们发型的话题上写下去。我想象不到2012年还能出版什么,”埃文斯女士说。“但好的小说从来不仅仅是这些;也总会涉及到金钱和财产有关的东西,像《傲慢与偏见》那样。”


那些最初追捧这些小说的,大多数是争强好胜的单身年轻职业女性,现在并没有多少改变。她们有趣也常常喜欢恶趣味。“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喜欢读一个浅薄的故事,不需要太多思考,” 伦敦一位叫Andee-Louise Gilchrist的读者说。“就像选择吉百利而不是高迪瓦(巧克力);都只是种嗜好而且每种都有自己特殊的味道。”对两位美国作家来说,受到(鸡杂文学)讣闻的刺激,他们发起一个叫“鸡仔文学未死”的网站来守卫这块领地。


尽管如此,根据《书商周刊》统计,英国女性商业小说的销量从2010年到2011年下滑了20%。对某些作者来说,下滑将近一半。但所有类型书籍的整体销量都在下降,而电子书销量仍无统计数据。有人认为,鸡仔文学如它含混的表亲罗曼文学一样,很可能在根本无需任何包装的电子阅读上巩固消费市场。


人们很容易把罪责归咎在主宰鸡仔文学核心地位的吸血鬼题材上。然而真正的原因是滥发过渡。书籍销售是赶时髦的生意,而且市场很快就会达到饱和——就像“斯堪的犯罪”(Skandicrime)类型小说现在已经饱和一样。“全世界如果没有百万也至少有成千的女性决定拿起笔来写另一个版本的《BJ单身日记》,出版社也会成群结队地开始印刷出版,” 文稿代理人Teresa Chris说。对于出版社方面,责备零售书商盲目重复获利模式,特别是喜欢那些粉红、青春封面的作品。很多作家被硬生生地塞进这种市场,即使他们的小说处理的是更为严肃的问题。比如波莉·康尼( Polly Courtney)去年就对柯林斯出版社表示不满,该社以她说的“恶俗和毛蓉”封面包装其小说。


很多读者也的确被市场信息引入歧途。有人说:“这种诡计有点像,让女性认为这么专业,还真有王子和戒指从那里出来。”这种包装的潜在性别歧视仍然在摩擦起火,特别是自从大卫·尼克尔斯《一天》(One Day)成功以来,这部无疑已经搅起漩涡的年轻都市浪漫故事,让人认为它的作者是个女性。


即便如此,希望永不止息,正如这些故事所告诉我们的那样。那些曾经沉迷“普拉达”和“购物狂”的人随着年纪增长,就越来越希望一种不同类型的小说能够反应当代女性生活的复杂性。“她们也可能有封面上的高跟鞋,”弗雷泽女士说。“但如果她们有运动鞋我不会惊讶。女人的生活世界很大。”


主题是持久且广泛的。想想看凯西和希斯克里夫(译注:小说《呼啸山庄》中的男女主人公),奥斯丁的《爱玛》,1930年代的奇葩《明星助理》(Miss Pettigrew Lives for a Day,又译《派蒂格鲁小姐的大日子》)。鸡仔文学之外热闹地衍生出了将职业和母亲角色平衡在一起的作品,如Maeve Haran的《拥有一切》(Having It All)和Allison Pearson的《我不知她如何办到的》(I Don’t Know How She Does It)。当前流行的是都铎女王以及其他历史时期的悲剧故事,加上Emma Donohue的《房间》和Rosamund Lupton的《姐姐》这样的家庭恐怖小说的出现,说明后鸡仔文学或哀伤鸡仔文学仅仅是那些通过表达女性经验才有持久活力的故事现象中,粉色的那一种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