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写作有关。。。

关于写作的文章收录,大部分文章来源于译言网,非本人文章。

剧作课▕“好莱坞编剧教父”麦基谈剧本创作

1. 剧本创作与其他小说创作有什么不同?

电影、戏剧、小说是故事的三大媒介,而这三者常常是混合的,比如电视节目(多种故事媒介的混合产物)、漫画小说(动漫电影与小说的结合)。而这三者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它们的作者对于冲突层面的兴趣点不同。它们都在讲述一个故事,故事中的人物都在不同层面存在冲突——与他们所在的社会和自然环境,与他们的朋友、家人、爱人,与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潜意识、身体、情感之间的各种各样的冲突。

小说家更感兴趣的是内在冲突——人物与其自身天性、欲望的和情感的冲突。剧作家更感兴趣的则是人际关系——家庭成员、朋友和伴侣之间的关系,因为戏剧以对话为主要形式。话语是推动人际关系德稻改善或恶化的方式,因此人际冲突是戏剧的力量和魅力所在。电影的力量和魅力所在是人物在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下的额外冲突。上述三种故事媒介都可以讲述一个复杂的故事,因为你当然可以在电影中处理内在冲突或人际冲突,对于戏剧和小说来说也一样。但是它们在这三种层面的冲突中所能发挥出的力量是不同的。因此,如果必须要对成为哪一种作家做出职业选择的话,你需要问自己另一个问题:生活中哪一个层面的冲突更让我感兴趣?选择那种让你感兴趣的。但我知道很多作者真正感兴趣的冲突层面并不是他们当前创作媒介所能最大化发挥的。比如,很多独立电影制片人真正感兴趣的是人物内在冲突,因此他们应该写小说,而不是试图拍电影——一个面临生活中重大选择的人眼神失焦地望着前方或者其它诸如此类,这会让人感到厌恶。

因此,作者到底对哪一种冲突层面感兴趣是至关重要的选择。很多作家不能理解他们自己的本能,所以……俄国戏剧教育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Stanislavski)曾说过:“你必须弄清楚你是热爱你自己的艺术,还是热爱艺术中的自己。You have to figure outwhether you’re in love with the art in yourself, or yourself in the art.”太多的人进入影视圈,尤其是电影产业,是因为他们爱上了他们“身在艺术中”这个想法。他们希望出现在电影里、电视上,或者剧院里,而他们真正的天赋和兴趣却在其它方面。因此,选择哪一种媒介平台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个选择需要拟于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相匹配。

2. 编剧新手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什么?

他们可能会犯的最大错误是,他们都试图追赶任何潮流的东西。他们会看网页点击数,会看去年夏天的成功案例,甚至是成功的独立电影。我确定,如果有一部像《少年不哭》这样的影片获得成功后,好莱坞肯定充满了各种饶有意思的小市民角色演绎的性虐待小故事等。另一方面,像《阿凡达》之类的电影肯定也会引起一些零散的模仿者。因此相比较创作而言,他们当然更关心销售。而年轻剧作家或者想要成为剧作家这部分人会认为,荧屏上有太多垃圾,我的垃圾当然比他们的垃圾好。所以,他们希望成功,希望进入电影产业,他们就竞相模仿所看到的一切,因为他们认为连《变形金刚》这样糟糕的故事都能获得成功,他们就只需要在玩具城中找到另一个玩具,对其进行模仿并围绕这个玩具再创作一部影片即可。

3. 数字技术改变了剧本创作吗?

罗伯特·麦基:不,对此我不能确定,因为故事是生活的隐喻,最终,你真的背上了生活的负担。你不能将生活全都数字化。对吧?即使是卡通动画,你还是需要刻画角色。他们依然需要在他们的世界中有相互交流。他们仍然需要有他们在追求的欲望。依然还有有关人生价值、生死存亡、爱恨情仇、真实与谎言、勇气与懦弱这样的永恒的价值主题等。我不是这方面的科学家,如果我要猜测,事物数字化层面的东西表现的都是事物肤浅的层面的东西。

我并不认为数字化改变了他们讲述故事的方式,但的确对他们所讲述的故事内容有一定的影响。 数字化的确在通顺性方面改变他们的写作方式。他们拼写能力的欠缺,无法写出连贯的橘子。他们的读写方式是我所不了解的。因为作者无法用语言交流,而你必须对同一个句子读上三遍来弄弄清楚这个作者的真正意思,这是很让人烦恼的。我已经有过很多这样的经历了。还有更甚的,它让那些不写作的人鄙视剧本创作,因为他们的文化能力越来越低。这大概言重了。

一般而言,成功的电影都是由有知识的人编写的,他们成功的原因就是他们真的是在塑造角色,他们是在讲述故事。我的意思是,我确定像在《在云端》这样的小说改编电影,虽然我还没有阅读它的剧本,但我确定这写得极好,不然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不会去演。因为他是一个有文化的人。但是,我认为这些趋势会朝着越来越低文化程度的方向发展。但你,在剧本创作中,文化程度并不是个大问题,至少在屏幕上不上,因为无论如何,在剧本中有文化的东西最后都要通过图片呈现出来。如果电影剧作家不能用富有文化的方式呈现出来,也没有多大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们所讲述的故事。各个参与创作的人员还是随时准备即兴创作并重新编织对话。如果,他们可以讲述故事——我的意思是,在文化程度与故事讲述方式之间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故事像跳芭蕾舞一样。故事也可以以哑剧方式表现。故事也可以以卡通方式呈现。我是说人们用来沟通的任何方式都可以用来讲述故事,语言只是其中一种方式。因此,只要电影剧作家能够讲述一个对人们有吸引力的故事,他们的文化程度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但是,我认为作家的文化敏感度与他们所刻画的人物之间存在一种密切的关系。由于电影依然与人物以及人物复杂度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我们所谈到的数字化思想其实对人物复杂度并不感兴趣。所以他们所描写的东西通常都有一种卡通性质。你知道,我认为“向上”是非常正确的,我知道彼得·道格特(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核心人物)所写的东西,他肯定是个有文化的人。所以,我并不是数字化方面的专家。我对这方面不太清楚。

4.编剧缺乏对创意的掌控吗?

罗伯特·麦基:你所写的文字要通过剧中的人物通过对话说出来,出现在屏幕上的对话方式可能与你写得并不一样,因为参与人员经常要剪切、编辑、再剪切,还有即兴创作与一些不可言喻的东西出来。

你按照人物、按照故事、按照他们生命中出现的事件、按照每件事的意义、按照故事讲述所产生的情感效应来写的东西,80%的写作内容、对话和描述相对而言只是整个电视剧和电影艺术创意过程的一小部分。所以,夸张一点,或者说自我怜悯一点地讲,可怜的电影剧作家或者电视剧作家并不知道他们所写的,因为他们的对话通常要被改述。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某个为电影而写作的人认为,他们最大的创意是在对话,那么他们其实应该为舞台写作,因为在舞台剧中,对话中的每一个字都要被演员讲出来。这样说,有那么一点点夸张。

接下来我要告诉你有关电影和电视的另一个不好的小道消息,如果你要接一个已经在时间上完成了90%的电影或者在时间上完成了90%的电视节目,并要将这个电视节目改编,然后将其与他们制作的电影剧本相比较,剧本作家的卖点是什么,对吧?你会很清楚地发现,最终放到作品中的剧本内容要比刚开始创作的剧本内容要好很多。这样,实际上就是说,在再创作、创作以及后期创作的发展过程中,剧本是会变得越来越好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当90%的时间过去,作家几乎都不说什么,只是任周围的人估计这个最终版本就是他们所写的内容。对吧?如果有什么不利的变故,或者变故确实发生,如果拍摄不按照他们写作来,那么剧本作家与电视作家就不停地唉声叹气,但如果拍摄是按照剧本进行甚至做得更好的,他们就不会怨声载道了。

我并不为电影剧作家和电视剧作家感到惋惜。他们也对剧本需要不断修正表示理解……知道剧本最终是要再编辑的……也知道会有其他艺术家会穿插到他们与最终作品之间。如果他们对此特别在乎,那么他们更应该去写小说。

作者:德稻·麦基工作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