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写作有关。。。

关于写作的文章收录,大部分文章来源于译言网,非本人文章。

范达因准则


1928年美国著名的解密侦探小说家范达因发表的《侦探小说二十准则》为后世的侦探小说立下了标杆。他认为侦探小说是一种智力的竞赛。而我们的推理小说看起来主要是证明自己蠢的,所以也难以让钟擎炬们对推理小说更有信心。

1 必须让读者拥有和侦探平等的机会解谜。

2 不该刻意欺骗或以不正当的诡计愚弄读者。

3 不可在故事中添加爱情成分,以免干扰纯粹理性的推理。

4 侦探本人或警方搜查人员不可摇身变为凶手。

5 控告凶手,必须通过逻辑推理,不可假借意外、巧合或没有合理动机的嫌疑犯自白。

6 推理小说必须有侦探。

7 尸体所暴露的疑点愈多愈妙。

8 破案只能用合乎自然的方法。

9 负责推理缉凶的侦探只有一个。

10 凶手须是小说中有分量的角色。

11 那些仆人,比方管家、脚夫、侍者、厨师等,不可被选为凶手。

12 就算是连续杀人命案,凶手也只能有一名。

13 最好不要有秘密组织、帮会或黑手党之类的犯罪集团。

14 杀人手法和破案手法必须合理且科学。

15 迷题真相必须明晰有条理,可让有锐利洞察之眼的读者看穿。

16 过度的气氛营造或是在一些旁枝末节上玩弄文字,都不应出现。

17 不可让职业性罪犯负担推理小说中的犯罪责任。

18 在推理小说里,犯罪事件到最后决不能变成意外或以自杀收场。

19 犯罪动机都须是个人的。

20 弃用承认自己愚昧和缺乏创意的情节设定。

好莱坞的坏小子——采访科恩兄弟



著名电影制作人Joel和Ethan Coen 告诉Horatia Harrod为什么他们最近的电影,“醉乡摇滚“以60年代的纽约民谣为背景,但是基本上却没有涉及到Bob Dylan。

Joel和Ethan Coen写书,拍电影,做编辑,同时因亲自为自己的电影筹钱而为人们所熟知。

照片: Everett Collection/Rex

By Horatia Harrod

几年前,一个叫做Ronald Bergan的电影编剧打算写一本关于Joel和Ethan Coen的传记。他给这俩兄弟写信,说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后来,他收到了一份传真,里面介绍了许多关于这对美国最有魅力但却不那么“真诚”的电影制作人遇到过的问题。“在你的简介里,我们注意到你写过关于Laurel和Hardy的传记,”他们写道。“如果你希望重新考虑出版这本传记的话,我们很乐意把Laurel和Hardy换成我们。”

似乎在任何时候,Joel和Ethan Coen总是最不怎么重视自己工作的人。当我遇到他们到时候,他们正在伦敦宣传他们的新片“醉乡民谣”,他们对于竟然会有人对他们的工作,甚至是他们自己感兴趣而觉得不可思议。

科恩兄弟并不是双胞胎,但他们总是这么有默契。和他们合作过的人都说,从没见过他们争吵过;Ethan说,他们的工作方式 “很日本。我们最后总会达成一致。”他们似乎和我们生存在一个不同的生态系统中,他们说着和我们稍微有点不同的语言。Joel曾讲一个关于他和他们第一部电影,血迷宫(1984)的男主角M Emmet Walsh的故事。“有一次我让他做点事情来逗我,然后他就说,‘Joel,这整个该死的电影就是为了让你开心的。’”

Ethan,56岁,比Joel小三岁。他有红色的胡须和类似于螺旋弹簧的特性:他通常是第一个回答问题的,而且往往显得巧舌如簧或是犀利。Joel,有点憔悴和略显惊悚,两兄弟中他长得比较吓人,他最后往往会对他弟弟的意见加入一些更细致的内容,甚至是某种妥协。他们俩人一个胆汁质,一个粘液质,但他们都喜欢强调他们本质的互换性,并写出他们自己的故事。

“其实聊我们的工作或是剧组的事情会更有趣,”Ethan说,“因为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比如说,看报纸。”“我们很关注时事的,”Joel补充道。“剧组大部分情况下都可以运转的很好,如果我们两个人......”“都不在那的话,”Ethan继续说。 “如果你在现场,你有时候会想,那家伙是谁?也许他是DP[摄影指导]的朋友,因为......”Joel说:“他坐在那和DP聊天。他们似乎在聊某个笑话。其实并不是说,你不掌舵了,这艘船就会开始原地打转不走了。”“但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Ethan总结说,“那样他们就不会给我们钱了。”

试图让这俩兄弟来分析他们的工作总会使他们犹豫不决,虽然他们的16部影片都非常受各项大奖的亲睐,而且见诸于各类文学以及电影评论文章中,他们也可以游刃有余的游走于黑色电影,西部片或是另类喜剧电影之间。“我们的做法其实不算很聪明,”Ethan说。“其实拍的时候你只要弄清楚感觉到底对不对就行了?它就是一种感觉,就像品尝一件美味。”“拍电影就像是回答问题,”Joel说,“而这些问题通常都非常具体,比如说这个应该看上去是怎么样的,这个角色是不是应该穿这件衣服,应该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就像Ethan说的,这无关智力,就是你脑子里的感觉而已。”(这主要是为了说给“The Abduction of the Signifying Monkey Chant: Schizophonic Transmogrifications of Balinese Kecak in Fellini’s Satyricon and the Coen brothers’ Blood Simple”这篇文章作者听的。)

科恩兄弟在他们的电影世界里就像一对邪恶的骗子。血迷宫中的一个角色从一开始就已经总结出了他们的电影哲学:“我不在乎你是罗马教皇,美国总统,还是年度先生,但马难免失蹄的时候。”后来我们在“巴顿·芬克”中,看到那个自以为是,自我的编剧最后在好莱坞的一次短暂逗留中被毁了;“冰雪暴”中那个焦虑,怯弱的Jerry Lundegaard成为了一场无望绑架的始作俑者;“严肃的男人”中的Larry Gopnik,一个看上去体面的人,但他面对的生活却是那么的残酷,乃至最后被撕成了碎片。

在醉乡民谣,他们最新的电影中,他们给他们的万神殿又增加了一个“无力”的反英雄角色。Llewyn Davis (Oscar Isaac饰)是一个民谣歌手,才华横溢但不出众,在六十年代初的纽约艰难的生活着。其实最早在Joel的脑海里是这么一副画面:一个民谣歌手在格林威治村一家酒吧后面的一条小巷里被揍了。

Oscar Isaac出演了科恩兄弟最新电影“醉乡民谣”中的有一个反英雄角色。

“人们往往知道更多关于Dylan的轶事以及他成名之后的事情,但是对他走上大荧幕之前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他说。“这些事情还没有太多人去了解。这段历史自有它自己的魅力。来自全国各地的音乐家,有来自工薪阶层的,有来自新泽西州和布鲁克林中产阶级家庭的,他们在这里将自己重塑为民谣歌手,成为一个时代符号,他们在这里重新发现这种美国音乐。这里有很多因为他们对真实的顾虑而发生的滑稽而讽刺的事情。“

从音乐的角度来讲,这几乎是就是柯恩兄弟描述大萧条时期的超现实主义电影“逃狱三王”的续集。“以前,我们听摇滚乐,”Joel说。“Bob Dylan的歌已经出现在电台开始播放了,他当时已经是排名前40名的歌手了。他之后重新引领了摇滚,也就是你在‘逃狱三王’中听到的音乐?我们总是对那种植根于美国本土的音乐很感兴趣。“

他们觉得这个在明尼苏达州长大的犹太男孩和Dylan有某种联系么? “一点点,”Joel说。“我们的这个男孩来自郊区,”Ethan说,“他来自Iron Range的北边,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如果你也来自那里的话应该能够懂我的意思。他就像是一个标志,一个我们竞相追逐的标志。而且他确实也是那个年代的一个符号,但影片发生在一个不同的世界。“

这部影片的灵感也来自于The Mayor of Macdougal Street这本回忆录,正是这本书的作者,民谣歌手Dave Van Ronk教会了Dylan如何真正的演唱House of the Rising Sun这首歌。但是,Van Ronk的文笔更加讽刺和有自我意识,Llewyn Davis则显得缺乏幽默感和“笨拙”。 “所有你触碰到的一切都变得……”一个已经被他弄大肚子(那个显而易见已经生气了的Carey Mulligan)的女孩说,“你就像国王Midas的白痴兄弟。”Llewyn明显不是那么讨喜,但他的故事有着类似于在出水孔不断打着涡旋的水流一样催眠的魔力。这部影片看上去引人入胜,就像是从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那借来的一个五颜六色的调色板。


“醉乡民谣”灵感来自于民谣歌手Dave Van Ronk的回忆录

这对兄弟似乎十分钟情于失败的故事。“你总会对某些类型的人物很感兴趣,”Joel说。“在讲这个故事的过程中,你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强调这个故事的意义,而是在你自己感兴趣的地方点到即可。”Ethan说:“是的,没错。难以想象我们会坐下来思考一个人在演艺圈是如何成功的。”Joel说:“除非......”“......有些很惨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我们很幸运,”Joel说。“其实还有很多很优秀的人存在,但是他们却没有成功。这是为什么呢?”

当他们还在明尼阿波利斯郊区的小时候,柯恩兄弟开始拍电影用的还是超8mm胶片。他们的父母都是学者:他们的父亲是一位经济学家,他们的母亲是一位艺术史家。他们有一个姐姐,她是一位医生,目前仍然住在明尼苏达州,那里就像Joel描述的一样,像一家“西伯利亚,家庭式的餐厅。”

他们的父母都非常支持他们的儿子拍电影的理想,虽然他们对这个行业还很陌生。 “他们都非常支持我们的电影,”Joel说。“他们对于我们在电影圈做出的成就感到很高兴,”伊森补充说。“非常好。干得不错,“Joel说。

这对兄弟为了筹集他们第一部电影的资金敲了不少人的门。“当时电影圈没有人会听我们的,”Joel说,“因为我们都还没做出过什么成绩。所以,我们向那些个人,小企业,企业家,一点一点的要钱,最终终于可以拍电影了。”他们总共花了75万英镑拍出了血迷宫。“因为大家都有份投资这部电影,所以所有人都很高兴。”

我想知道,明尼苏达州的这些拥有黑色幽默的良好自由民用他们的那些黑色趣味都帮助他们自己创造出了什么? “我不记得,”Ethan说。“我们是在哪给他们放映这部电影的?”“在Suburban World,”Joel说。“这是一个拥有美丽名字以及星座灯的电影院,而且它真的很老了。”Ethan说:“Suburban World-其实并不在郊区,它实际上就在市里。”

第一部电影为科恩兄弟订立了一个标准:他们决不会为钱是从,在创作时不用过分受其他人指指点点。他们接下来的三部电影(抚养亚利桑那,米勒的十字路口和巴顿·芬克)都是由第一次赞助他们的那些人赞助的。“如果人们真的想要我们的电影,他们会愿意付钱的,”Joel说。“这里面有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们的电影真的很便宜,所以他们也就不怎么会对我们做太多的要求。”他们还很便宜么,我问道。“是的,是的,”伊桑咕哝道。

他们真正的突破应该是1996年的冰雪暴,这部电影总共耗资500万英镑,票房为1800万英镑。这部电影讲了一场越走越错的绑架的故事,这部电影应该也算是科恩兄弟电影中的一个“异类”吧,因为这部电影的一个主角竟然真的懂得如何去爱:Frances McDormand饰演怀孕的这个警察,Marge Gunderson。(McDormand嫁给了Joel-他们在拍血迷宫的相识-而Ethan则和电影剪辑师Tricia Cooke结婚了)影片的开头标题就声称这部电影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的,并且“对逝者示以敬意”。

我告诉这两兄弟说,我曾经认识一个人在发现这部电影并不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时候,暴跳如雷。他们都笑了。“我们一直以为这部电影始终一致的叙事方式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这部电影的故事并不是真的了,”Joel说。“这有点像走直线(一直走直线是很难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当他们得知被欺骗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们感觉自己被夺走了什么一样,”Ethan说。“是啊,这很有趣,”Joel说。“现在看看我们得到了......”

这俩兄弟总是热衷于各种误导别人。比如说:在他们所有的电影中都可以看到一个叫做Roderick Jaynes的编剧,他目前居住在Haywards Heath,时不时的会对科恩兄弟俩的工作抛出一些犀利的意见。“剧本里面的那些错误的想法,”他在一本科恩兄弟剧本的书的序言里面写道,“至少在被柯恩兄弟那愚蠢的镜头拍下来之前总算被遏制住了。”Roderick当然也是他们俩的得意之作了。(当在1997年,他们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剪辑时,他们让Albert Finney代表Roderick Jaynes出席颁奖典礼,但是却因为学院关于代领奖项的相关规定而无法实现。)

表面上看,Jaynes出现的原因是因为这两兄弟比较谦逊。“我们的名字在电影上已经出现过太多次了,”Ethan说,“换一个称呼就像换了一种口味一样。”但这也是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看法的一部分:他们的电影中也许会令人觉得冷酷无情,里面的生活经常是徒劳无功,但我们至少可以自娱自乐一下。“头衔这东西,你知道的,有点无聊,”Ethan说。“在影片结尾的时候我们得写上各种工会和公司的名字和他们的标志,所以我们在电影后面盖上了'犹太逾越节'的印章。”“事实上,它是电影史上唯一一部被认证犹太逾越节的电影,“Joel说。“承董事会命,”伊森说。“虽然董事会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诺奖得主门罗:不会把现实人物直接写进书中

 来源:新京报

  •  

1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加拿大著名小说家、诗人、文学评论家。

1

爱丽丝·门罗,加拿大女作家,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甚为低调的加拿大女作家门罗,当地时间1月22日,通过网络视频直播的方式,与另一位女作家阿特伍德展开对话,吸引了很多粉丝在线观看。在这场关于文学的对话中,谈及笔下的人物,门罗说从没听过读者指责她书中的角色不够好,但阿特伍德则说的确会有人抱怨她笔下的人物不够善良。

  【阅读】

  门罗推荐《大湖国家的曾经和未来》

  获得诺奖后,门罗的表现非常低调。由于身体原因,她本人也并未亲自前去领奖。除了一次视频采访,基本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因此,这场由google和兰登书屋促成的视频对话,更加被两位作家的读者所关注。

  这场交流始于当地时间1月22日晚七时许,门罗位于加拿大的维多利亚市,阿特伍德则呆在了多伦多。视频中,两人均一头白发,带着颜色相仿的彩色围巾,看起来状态很好。两人交流的方式,是由阿特伍德主持,并向门罗发问,也许是因为不太熟悉视频交流的方式,门罗开始有些腼腆,不过随着谈话的进行她也渐入佳境。两人从1969年建立至今的友谊,也体现在这场对谈中。

  阿特伍德向门罗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她最近看到的最喜欢的书是哪一本。门罗推荐的是《大湖国家的曾经和未来》(The Once and Future Great Lakes Country)。这是一本关于大湖国家文化、社会、经济、历史的著作,门罗说她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这本书,直到一个好友推荐,她觉得这本书是一个很大的惊喜,“我非常非常喜欢读这本书。”

  阿特伍德的第二问题则涉及了短篇小说的类型,她说有读者想知道为什么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加拿大,作家们写短篇小说多过长篇小说?

  门罗说她写短篇小说是因为没有时间写长篇,而且当时的一些期刊也更倾向于发表短篇。

  【创作】

  很少听人说我的小说人物不善良

  阿特伍德告诉门罗,有读者想知道为什么你笔下的人物不能更可爱,更善良一些?门罗说人不可能单纯的或好或坏,他们都是一个混合体,所以书中的角色总是无法令人满意的。阿特伍德问门罗,读者希望你的人物必须是好人这个想法,会对你造成困扰吗?有没有人抱怨你书中的女性角色太刻薄,太坏了?门罗笑着说不太多,因为没有太多人读过她的书,“通常读我书的人喜欢我写的,因为他们或许在其中发现了一些在其他地方不曾发现的东西,我很少听到人们说我小说中的人物不够善良、不够好,应该说完全没有。”

  阿特伍德表示这是好事情,她认为只有无聊的书中的人物才会一直是个好人,门罗听了惊讶地问真的有人写过这样的人物吗?阿特伍德表示她也不清楚,不过的确有人抱怨说她笔下人物不够善良。

  阿特伍德提到有读者表示门罗早期小说中人物都很有魅力,穿得很好,门罗听了表示惊讶,“我从来都没想到过这个问题,我写过她们的衣服吗?是的,我肯定会很自然地写到衣着,因为这是塑造人物的一部分。”门罗说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很满意的衣服,也许小说中的人物比起她是更幸运的,“实际上大部分人都错过了她们真正想拥有的东西,但从另一方面她们也会意识到,她们想拥有的那些不过是微不足道的。”

  【变化】

  写一本书是为了让世界更好?我不太理解

  在谈话中,门罗除了回答读者关心的关于她创作的问题,也讲到了自己观察到的一些变化。她说过去很多人想读的书,是让他们感觉良好、感到快乐的书,“我不太能理解写一本书是为了让世界看起来更好的那种观念,我只想表达真正的理解,不过事情也在改变,现在人们似乎不太担心书中所谓的现实主义,不再担心置身其中。”

  门罗也说她不会把现实生活中的人物直接写进书中,“那样会有点无聊,我想让角色更有趣一些,角色应该背叛实际的生活。”

  “但你书中的人物总生活在同一个小镇”。阿特伍德说。

  “的确”门罗表示,“一些人一生所见的都是一些相同的人,他们一辈子去同一个教堂,让他们期待、思考一些奇怪的、不同寻常的想法,的确是对他们要求太多了。”

  链接

  闺蜜情

  2013年,82岁高龄的门罗获奖,而门罗获奖之前,中国读者更熟悉的加拿大女作家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实际上阿特伍德与门罗是多年好友,她们都是在加拿大CBC广播节目出道,友谊始自1969年,当时门罗的小说集《快乐阴影之舞》与阿特伍德的诗集《循环游戏》一起出版。阿特伍德当时出外拜访,便睡在门罗家的地板上。同为加拿大女作家兼闺蜜,阿特伍德非常理解门罗写作过程的艰辛。她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加拿大出版小说是很困难的事情,很多加拿大人是从门罗开始阅读短篇小说的。

  当天的对话中,阿特伍德和门罗也回忆起她们初登文坛的岁月。阿特伍德问门罗是否还记得当年给她们帮助的一个人,门罗说当然记得,“那时在加拿大很少有人相信我们,但他相信。他让我们被人所知,而且他从不放弃,如果他有一段时间没看到我的作品,就会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告诉他我还有孩子要照顾,他就会对我说那根本不是问题。”当年阿特伍德和门罗也就是在此人于CBC开办的一个栏目上出道,视频中阿特伍德回忆说也就是在那个栏目上她们第一次拿到那么多薪水,“当时的文学期刊大多都很小,一篇文章也许就给5美元,但CBC一次可能就会给50美元。”

  链接

  阿特伍德入围克拉克奖

  继去年的短名单全被男性作者占据后,2014年的阿瑟·C·克拉克奖将做出重要调整,即在短名单揭晓之前,会单独提名一份33人的女性作者名单,以供参考,希望一次展现女性作者在科幻小说领域所做的贡献。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去年创作的新作《MaddAddam》名列其中。

  《MaddAddam》讲述了一场巨大的洪水泛滥全球,消灭了大部分人类,几个年轻人想要慢慢恢复人类文明的故事,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女性作者在科幻小说领域的地位是这几年被热议的话题,有关人士便说一个由女性做出巨大贡献的文学类型,现在却由男性占据。有鉴于此,今年阿瑟·C·克拉克奖组委会便做出调整,在四月的短名单出炉前,先提供一份单独的女性作者提名名单,“我们希望这一举动能对科幻文学中的女性作者有所助力”,阿瑟·C·克拉克奖组委会主席汤姆·亨特说。

  实际上,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早在1987年便曾获得阿瑟·克拉克最佳科幻小说奖。阿特伍德以其多产和先锋实验手法享誉全球,女性主义的意识和主题贯穿其全部小说,而其今年能否再次获得阿瑟·克拉克奖?我们有所期待。

  新京报记者 江楠 编译


文学为我们屏蔽人生的暴风雨

译者: mangue  原作者:smh.com.au


一个真正的文明国家还该保证,在日常生活的腥风臭雨中,公民们手里始终有一把雨伞。(本文是比利时汉学家李克曼在2002年新南威尔士文学颁奖礼上的演讲。)

我们读书是为了保持心智健全,如此一来,文学的作用就确实很重要。

皮埃尔·李克曼(Pierre Ryckmans)教授,作家,任澳大利亚人文学院研究员,法语文学皇家学院(比利时)成员。本文是他于2002年新南威尔士文学大奖的演讲,为修订后版本。

前不久,英国演员休·格兰特(Hugh Grant)于洛杉矶被警方逮捕。当时他正在公共场合与一位欢场女子进行一项相当私人的活动。这样的厄运落到普通人身上仅是一场尴尬,但降临到如此著名的电影明星身上,就很有震动性了。

这种焦头烂额的情形下,一位美国记者采访了格兰特,并提了一个相当美国的问题:“您有接受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吗?”格兰特回答:“不用。我们英国的做法是读小说。” 莱纳·玛利亚·里尔克曾经求过露·安卓娅·莎乐美为他做精神分析。她拒绝了。理由如下:“如果分析成功了,也许你就再也不会写诗了。”半个世纪前,伟大的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这个理论。当然他的语言更加专业:“人一旦与神话王国疏远,随之而来的,就是人的生存状况被降到纯粹的事实层面——这就是心智疾病的主要成因。”换句话说,不读诗歌,不读小说的人随时都面临着一头撞上事实,被现实压得粉身碎骨的危险。然后就轮到荣格医生和同行们冲过来救援,修补碎片了。随着小说家、诗人越来越少,精神医师是否也越来越多?临床心理学的发展,与灵感及想象力的枯萎之间,也许的确存在某种联系——至少有若干卓越的医师都持这种看法。莱纳·玛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e Rilke)曾经求过露·安卓娅·莎乐美(Lou Andreas Salome)为他做精神分析。她拒绝了。理由如下:“如果分析成功了,也许你就再也不会写诗了。”(请想像:如果有那么一位技艺娴熟的心理医师治好了卡夫卡的存在主义焦虑,我们这个时代就会失去一位对现代人的状况有着最高洞察力的作者。)不少意志坚强,心智平衡的人似乎都从来不觉得想象力生活有什么必要。这就是为什么圣人从来不写小说,正如纽曼(Newman)红衣大主教所言(主教本人应该最了解。他离成圣已经没差多远了,但还是写过几本小说)。实用精神的人,行动力强的人,往往都不喜欢文学小说。他们认为读文学创作是一种轻浮的举动,会削弱人的意志。伟大的极地探险家梅森(Mawson)就是这么一个相当有说明性的例子——也是我们的国家英雄之一——他严厉告诫子嗣,读小说浪费时间,不可取;他要求他们只读历史书和自传,这样才能成长为健康的人。这其实反映了两种常见的谬误。第一种实际是忽略了文学的本质,即所有的文学,都属于想象性的文学。第二种谬误则来自于对“健康”观念的错误理解。 一个真正的文明国家还该保证,在日常生活的腥风臭雨中,公民们手里始终有一把雨伞。我们内心深处脆弱的平衡,无论是通过怎样的努力换来的,每天都面临着各种危险的挑战和残暴的打击,而我们为之拼搏的目标永远都没人能说清。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Vargas Llosa)某本小说中一位人物是(在我看来)这种人类共同困境最好的写照:“生活就是一场屎尿横流的暴风雨,而艺术是我们唯一的雨伞。”这种看法正好带我们回到新南威尔士文学大奖(NSW Premier's Literary Awards)的含义本身。自然的,任何一个秩序稳定的国家都有义务提供公共教育,公共医疗,公共交通与安全,司法机构,垃圾收集等服务。但在这些主要服务与职责之上,一个真正的文明国家还该保证,在日常生活的腥风臭雨中,公民们手里始终有一把雨伞——因此,国家应当鼓励艺术,扶持艺术。文学大奖之美,就在于产生的都是赢家——从来就没有输家,因为这不是一场竞赛,更多地是一盘彩票。不是要质疑其作品的质量,但任何一位获文学奖的作家都应当意识到自己不过是运气非常好罢了。他不仅应当意识到,这个荣誉无论颁给候选名单上随便哪一位作家都当之无愧,还该意识到,不少作家根本就不在候选名单上,但同样无愧于这个奖项;并且还有这种可能性:最该获奖的作家的手稿根本没能得到接受和出版。

不过这些考量都不应该妨碍到获奖者的快乐。彩票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使赢家获益,而是为了帮助残疾儿童,导盲犬或其他赞助机构的慈善动机。这也跟文学奖项没什么两样:年复一年,真正的赢家,永远的赢家,只有一位,始终同一位——那就是文学本身。我们共同的热爱。

图片: beth19


成为成功作家的7个必成法


译者: 月一

 

在这篇文章里,你将发现成为一个成功的作家的7个无可非议的方法。其他的方法也有很多,但这里的7条能获得最佳效果。不要轻视它们。【就一直在这条路上奋斗的笔者而言,说的着实不错,与大家共勉~】


1. 愿意逐渐发展

你不能因为自己一时在沙滩上被朋友拍了几张照片就说自己是个模特。同样,你也不能因为出版了一本电子书,发表了几篇文章或者创作了一些博客文件夹,就说自己是个作家。从A到Z开始,从专业写作的基础开始,包括大量艰难的练习与个人翻译,这才是十足的真理。

无论是小说还是什么,你写的每一本书都如同一个旅程。

每一个写作任务,无论多小或者看起来多没有意义,都是一个学习新东西的机会。

 每个头脑风暴环节和每个头痛时间都会提升你的整体辞藻质量。

2. 定义成功

你如何定义一个成功的作家?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能够写出连贯的语句以使人明白某个要点,或可能就是能卖出一些产品的作家。对于其他人来说,它意味着能够付得起房租,仅靠写作技能就能活下去的人。

你不可能获得你没有定义的成功。这里有许多各色的作家,同样也存在各色的成功。在心中与你的定义达成共识,并尽可能的具体,例如成为一个侦探小说作家什么的。

钱:如果将成功与为你的写作支付的钱挂勾,就定义它能换来多少吧。是30,000美元一年是成功,还是100,000美元?卖出300本还是300万本?唯一的限制是你强加给自己的。

认可:我们一生都在渴望认可。如果写作是你想要扬名立万的玩意儿,那就向那些已经靠写作载入史册永垂不朽的人们学习吧。

社群:如果你通过你作品接触到的人的数量来定义成功,那么就来定义一下这些东西。需要多少粉丝?粉丝页上有多少个“赞”?需要多少个读者才能达到你成功的标准?

3.写到才思枯竭

大体上,为了成为一个成功的作家,你需要不得不适应这么一个想法:巨额的字数是必修。你觉得大多数有抱负的作家在抵达成功之前都榨出了多少字?

如果写作自身对你来说就是件麻烦事,那你必须强制自己去做,甚至运用一些强硬手段,你可能想要选择一些其他的东西。可一个成功的游泳选手要游多久,一个成功的鼓手又会敲打多少次呢?

4.不写则阅读成功作家

写作为阴,阅读则为阳。或者可能正好相反。你要知道,二者缺一不可。并且为了保持这个平衡,二者必须同时存在。每写一个句子,你就应该读一个句子。持续地将用心去写那些你觉得能带来成功的东西。在你的领域找到“成功的”作家去跟随与模仿。说到这个……

5. 个性化摹写

你已经拥有了写作模型。这与定义成功一样重要。

忽略你的领域或者写作风格,在某一类别选一个大师,并试图将他们最佳作品中的某一页进行再创造。如果你喜欢玩博客,那就找一个全职博客中的佳品,然后重新编排它。

买一本大型流通平面杂志,然后用你的方式和语言进行重新编排。每一个称职的成功教练都会告诉你,你可以从重复大师所做的过程中学到什么。只要保证你在做的过程中将其个性化,那就是原创内容。

6.找到你的第二双眼睛甚至第三双

每一个成功的作家在他们的生活中都拥有外面的校对员或者编辑。作家创作,校对员校对,编辑进行编辑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可能善于校对别人的文字,却对自己的很头痛。

作者只能做到一部分,剩下的就应该被交给另一双眼睛,以保证你的文字可以在外部视角上被检验。

7. 在网络上有一席之地

在这些日子里,在网上有自己的据点或其他什么东西与成为一个作家息息相关。无论你是什么类型的作家,建立一个网站并为网络上的读者发表些内容。

如果你认为最重要的是成为一个作家挣大钱,那就务必建立一个“自由撰稿人”简介。网上有数不尽的人愿意付钱让你做研究,给他们码字。此外,在网络世界建立一个读者社区是极其智慧的。

那么,让我们扼要地重述一下成为成功作家的7个方法:

1 认识到你必须逐渐走向成功。这将提供给你有力的领悟。

2 清楚地定义你的成功以获得它,

3 写得要比不成功的作家多。

4 平衡你生活中的写作和阅读以获得最佳结果。

5 重制杰作并将其个性化。

6 与校稿人或编辑做朋友。

7 在网上建立站点或自由撰稿人承接简介。

当然,在这条通向成功的路上你将经受许多挑战,但他们只不过是你成功写作的绊脚石而已!


毫无灵感?20条格言告诉你写什么 | Write to Done

译者: lsw89

 

你想要写作,于是你坐下来准备开始。

你盯着白纸或屏幕。瞪着,一直瞪着。

这样重复了几次后,你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想要写作,但不知道写什么。”你把写作梦置之高阁,认为你永远不会成为一名作家。

这儿有些以格言形式出现的主意来帮你下笔如有神。

 

写下真实的你

1.如果你很想读一本书,但还没有人写过,那么你必须写出来。~Toni Morrison

2.写下一瞬间的想法,最不经意之间的想法往往是最有价值的。 ~Francis Bacon

3.有一件事你有而别人都没有。你的声音,你的想法,你的故事或你的眼界。那么你就写下来,画下来,建起来,演出来,跳出来,活出来,好像只有你能这样。~Neil Gailman

4.我看说你写不出一件没有当着我面说过的事。~ Marilyn Manson

5.写给自己却没有读者胜过写给读者却失去自我。 ~ Cyril Connolly

写下你的经历

1.我为我所经历的而写作。 ~ Dolly Parton

2.我写超越我知识经验的。 ~ Tom Stoppard

3.你写你所知道的。      ~ Larry David

4.如果你没活过,你便无事可写。  ~James Maynard Keenan

5.如果你在写作时不会呼吸,不会呼喊,不会歌唱,那便不要写作,因为我们的文化并不需要它。  ~ Anais Nin

 

写下你喜欢的

1.永远别写不能让你享受的事,因为作者的情绪最容易传达给读者。~ Joseph Joubert

2.为自己写下回忆和惊异。  ~ Jack Kerouac

3.通常,我边走边思考。当我想到什么好笑的时,我写下来。 ~Demetri Martin

4.我喜欢在精神好的时候写作。好像尽兴的打了个喷嚏。~ D. H. Lawrence

5.爱。坠入爱河,忠贞不渝。为你所爱而写,爱你所写。关键词是爱。你早餐起来时必须写些什么你爱的,你为之而生的。 ~ Ray Bradbury

 

为求知而写

1.我写作只为格物致知。~ Rebecca West

2.写一个故事……只是对行为特性的探索:为什么人们这样做,这对他人有什么影响,我们如何改变和成长,而这一路上我们做了什么决定。 ~Lois Lowry

3.我写作只为了解我想的是什么,看的是什么,我看到了什么,那有意味着什么。我想要什么,我又害怕什么。 ~ Joan Didion

 

总结…

1.顺带一说,如果你有胆量去做,有想象力去发挥,生活中的所有事都是“可写的”。创造力的死敌是自我怀疑。 ~ Sylvia Plath

 

每天你坐下(或站起,或躺下!)开始写作,你面对的是不同的挑战。你是如何决定要写什么的?我很期待在评论栏看到你的回答!



纽约客 | 写作及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虚构的

译者: 对角另一面 原作者:Keith Ridgway

 

写作就是创造一种自己的观点,然后将观点强加给读者!作者喜欢虚构,并且认为虚构不需要任何实际调查,虚构可以构建一个世界,去经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没有经历过的事,虚构可以给了我们一切,而且每个人都有能力去虚构。虽然有些观点我无法苟同,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我不知道怎样写作,而不幸的是,我却靠它来生活。请留意,我也不知道如何去生活。作家都会被问到这些问题,特别是当我们将要出一本关于写作的书的时候。我们接受采访和解释我们怎样做这些事,好像我们已经做了一样。我们曾经教过书,正如我最近,学生们想知道在他们写小说的时候应该怎样去处理那些特殊的职业。我告诉他们在刚开始——我给不了你任何东西。我不知道,请不要这样看着我。


直到现在,我已经写了6本书,但是这并不容易,它简直使问题复杂化到了荒谬的程度。我不知道我正在做些什么,所有我做的决定——关于情节、人物和什么时候开始以及结束——都不是我想要的决定,最后只能在它们之中找到一个折中方案。书慢慢的从我希望的样子削减,当我开始自断手指的时候我会让自己去想别人是怎样理解它的。我恐惧地等待着这些“别人”的判断——判断似乎,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都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是关于一些我没有真正做过的事,他们只是我偶然的想法。这就有点像刚从车祸里爬出来的人却遇到一帮陌生人正举着记分卡来迎接他。


事情总需要继续下去。我设法没几年就形成一本书。当然,他们是关于我所知道的事。我知道在将东西写在纸上之前,怎样去等待直到最后一分钟,我的意思是在我的想法永远离开我之前的那一分钟;我知道怎样不去考虑任何看起来属于我的东西——过了一会儿——我迫不得已、开始深思熟虑或者伪造情节;我知道我需要将自己放入故事之中,我不是说要完全遵照事实,我是说在感情上投入。我需要留意我写了什么——无论是关于人物角色,还是关于他们去哪里,或者关于他们怎样想和体验他们的世界。我知道我的工作就是创造一个观点,然后将其强加给读者。我知道,要在这方面取得任何成功,我必须进入一条神秘的道路去经受所有的冒险。如果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没有呕心沥血,我就知道我做错了。我不完全确定这会意味着什么,但是我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我不会去做调查。假如说我刚刚写了一本围绕着两个伦敦警方侦探展开的书,这可能看起来有点蛮干。我不知道侦探的日常工作是什么,所以我会作一些猜想。我想他们一定会去调查某些事,我试着去想象这些事实怎样发生的。我已经看过跟你看的一样的电视和电视节目,我读过同一种廉价的探险小说,我知道所有的东西都是虚构的,当然,是所有东西。调查是自己缓慢的虚构,一个使作者安心的过程。我不想安心,我想写出混乱、恐慌、一种所有东西都接近瓦解的危机四伏的感觉。所以我尝试拥抱所有虚构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虚构的。当你讲一个关于你的故事,一个你日常生活中的故事的时候,你要编辑、改写和从你收集到的各种经历以及事件中编排叙事。你的对话是虚构的,你的朋友和你爱的那一个——他们是你创造的角色,而你和他们吵架就像是正在和编辑见面一样——拜托啦,他们哀求你,你哀求他们,重写我吧!你有一个感知事物存在的方法,然后你把它强加在你的记忆之中,你用这种思维方式去思考。同样地我也在想,你的生活是可以描述的。当然,我们的实际生活,我们实际的经历——用我们的感觉和神经——是浩瀚的、可笑的、美丽的、荒谬而混乱的。


所以我喜欢听到有人说他没有时间去读小说,他只读传记和大众科技;我喜欢小说中关于死亡的情节;我喜欢作关于小说浅薄话题的演讲,那是各种事情组合在一起的浅薄。如果这不是我们整天、整个一生所做的事,那么虚构小说就给了我们一切。它给了我们的记忆、我们的理解力、我们的洞察力、我们的生活。我们可以用它去创建自己和其他人,我们可以用它来感受变迁、悲伤、期待、爱情和将自己展示给其他人。事实证明,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怎样去做。


相关:读Keith Ridgway对Cressida Leyshon关于他的短篇小说“Goo Book”的采访,出现在2011年4月11日的杂志上。


插图由Richard McGuire提供。


经过尝试、检验并证明有效的3种有助于写作顺利完成的方法

译者: dsp_rexy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有优秀的创作除了创作人杰出的大脑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帮助“善其事”呢?


经过尝试、检验并证明有效的3种有助于写作顺利完成的方法如果你是个作家,那么你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形成一套规律的写作习惯。那可不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而是一场持续不断的战斗。所以你必须得有使不完的上好膛的武器握在手中,日复一日的消灭敌人。 这么说来,如果你并非职业作家而仅仅只是把写作当做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网上或者线下),那么写作规律也是你有必要保持的习惯。作为一个把写作从爱好变成职业的人,我在这两个领域中都为此挣扎过。然后我屡战屡胜,因为我有意志力与决心助我捱过难关。 我是怎么做到的?在我尝试了种种策略来跟缺乏规律性作斗争,试图找到一个能让写作顺利完成的方法之后,我发现的确有3种方法能够让你的写作顺利完成,它们既可以同时也能够单独使用。我在写作时一直在使用这3条方法——从书写还是爱好开始一直用到现在——结果始终如一:我顺利写完了。




1.   写作时间

当我最初开始认真对待我的写作时,我认为不应该给写作拨出专门的时间。我以为当灵感突如其来时把它们记下来的话我更有可能创造出一部优秀作品。我那么想真是大错特错。

尽管说抓住造访的灵感的确重要——在我的写作生涯中我试着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来把握灵感——你也不可能随时提笔就写。你必须要规划好你的写作时间。无所谓是在早上还是凌晨,但是你得拨出特定的时间来找找灵感,把写作进行到底。

我之前已经谈过我现在的写作时间安排了,不过我还是一个写作业余爱好者时,是这么安排的:

起床/日常事务:早上7点到8点

工作: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半(包括路上的时间)

就餐:下午6点到7点

睡前亲子时间:晚上7点到8点

在各自为阵之前的夫妻共处时间:晚上8点到9点

写作:晚上9点半到11点半(绝对不会比这个时间短,通常会更长)

睡觉:凌晨1点之前

 

每个周末,我都会有一天是绝对不写作的(我们管那天叫家庭日),另外一天会写作超过以往的2个小时——那天我通常会写4小时。这种按部就班的系统化的工作习惯的好处就是,我建立了一整套超赞的工作系统,它给我带来了越来越多在我兴趣之内的酬劳很棒的作品。现在我已经是一个专职作家了。拨出专门时间用于书写除了可以让你变得前所未有的自律外,还能够如你所愿的那样带你走进写作生涯。

每天什么时间做这些因人而异,但是你最好得拨出一个“每日写作时间”,不然你想表达出心中所思的难度可就大多了。这点真的至关重要。

 

2.   写作地点

规划你的写作时间很重要,不过到点了的时候你还需要有一个能去写作的地方。有一个地方供你写作正如同你工作的试金石一样;那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你一到那里便文思泉涌。不必富丽堂皇,不一定要是在家,不必特别宽敞。但必须有那么一个地方。

我曾经尝试过无数地方,地下室那一整间隔开的“模拟办公室”,大到可以走进去的壁橱里面的一个高脚桌,还有我们房子中的宽阔地带。没有一个适合我,不过我发现,我离屋子里面那些犄角旮旯越远,我的写作就越顺畅。我那高脚桌用来发播客或者谈谈自己的灵感非常合适,但是对于写作来说就并非如此了。整个地下室的构造则是给我一种自己被贬到地牢里面写作的错觉,所以我是真心不喜欢呆在那。那对我写作有影响。

现在,我在主卧有了一把舒适的写作专用椅和一张Levenger公司制造的便携小桌板,这些打造了一个超级适合我的书写场所。说它超级适合原因如下:

1.      主卧的门能够在必要时候给我提供私人空间。

2.      后墙上的滑动门使得房间非常敞亮。

3.      尽管在白天它扮演着办公室的角色,但是没有办公室那样的感觉。

4.      在整个房子的最里面,远离所有喧闹。

5.      易到达。

 

为你自己的写作营造一个空间吧。在现有的环境中工作,再根据需要进行调整。不过记住,调整写作空间这一举动并不能真的帮你完成你的作品,所以不要过分重视“在哪里”而忽视了“为什么”和“写什么”,毕竟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因素。

 

3.   书写工具

这是最容易困扰到你的琐事,千万别成为它的受害者。

一旦有了合适的工具之后就别再反复尝试和调整了。你很可能已经用习惯某些工具了,那就一直用下去直到习惯你的写作安排。在你安排的时间之外再去寻找那些有助于帮你远离障碍,畅通无阻的遣词造句的工具。重复一遍,“为什么”与“写什么”远比其他重要。

写得东西不同,我用的工具也不同。写网志时,我用Macbook Air上的Byword软件,写长一点的文章时,我用Scrivener。iPad上我常常用到的应用是“书写工具箱”。我用索引卡还有iPhone和Evernote应用来捕捉灵感。所有这些工具都帮助我更加切实有效的完成我的创作。

我没办法告诉你什么工具适合你。但是我敢说真正的“写作工具”是你自己。早在电脑、打字机甚至是纸张出现之前,作家就已经能够创作优秀作品了,所以请在挑选写作工具是记住这点。因为没有任何工具可以取代你自己。

我们可以这么想:那些所谓的“工具”是钻头,而你是钻子。

 

写作思维

上述那些都有助于你的写作思维,而写作思维是你想要呈现在纸上或者屏幕上的佳句的基础。

在你写作过程中好好使用上述3条普适版方法,你的创作一定会一次比一次精彩。坚持不懈反复实践,自律就会变得轻而易举。

那绝对是不会错的。

(图片编辑:"Once Upon A Time"来自Shutterstock网站)

塑造人物的一种工具——对白



对白是塑造人物的一种工具, 它也是人物的一种功能。毫无疑问,在对白描写方面有些作者的确比其他作者更为擅长。但是如果你对自己的人物有了足够的了解,如果你感到自己能自如地活在他、她的内心里,你写的对白就具有足够的个性,并能恰如其分地捕获那个人物的内在本质,你就可以诉说,展现或者解释这些东西从而揭示人物。


一个经常会向我提出的问题就是:我如何才能改善我的对白。当我问及发生了什么问题时&作者们的回答通常都是:它显得疲软,呆板生硬,丑陋笨拙,虚假不真实。而且听上去都是一个腔调-+他们或许说得没错-人们过分纠结于对白的写作&是由于他们不懂得对白究竟是什么&或它的作用是什么- 他们过分拘泥于对白的写作了- 他们认为好的对白就是剧本的*一切+&而当他们着手写作时&他们的对白总是不能符合他们的愿望&他们就变得烦恼忧虑,失去自信&或许有时会发怒和抑郁消沉- 很快&他们会发现自己在检讨他们的作品了&对它进行判断和评估并且变得吹毛求疵。


如果他们继续处于这种状态之中,他们或许就会全然地停止写作&因为他们没有感到自己的对白写得足够地好-那又怎么样呢?


对白的写作是实践性的- 你写得越多就会越感容易-当你坐下来写作时&你或许会在写了五十至六十页的劣质对白后而终止写

作- 就让它这样糟糕好了。 在写作的这个阶段,其实这并无大碍- 你会在过后对它进行修改,所以要使自己能够欣然乐意地去写一些糟糕的对白。


大多数落笔写到纸上的草稿或许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的- 没有人一开始就能够落笔成章- 写出优美的对白是一种技艺&这就像作画,弹钢琴,游泳和骑自行车一样-熟能生巧。不要在意&它是多么的好或如此的糟糕- 要相信过程&它会比你自己更要强大- 要让你的人物自己说出话来- 不要中断你的写作&只是在心里知道你对文稿的判断和评估&但不要让这些评判影响你的写作-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就心甘情愿地去写一些差劣的对白吧- 不要使自己陷入想从第一个字,第一页起就写出完美无缺的对白那样的困境。


对白的目的是什么?


 对白具有两个功能:它要么推动故事向前发展,要么就是揭示人物。


下一次你在看电影时,仔细倾听影片的对白,最好是在家里的TeT机子上看&这样你就能对影片进行分析研究- 取一张纸对每个场景里面的对白所起到的作用作出标记- 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针对每个场景的某些方面&专门就对白的这两个功能进行列表分项- 试着做一下&看看我说的是否有理-告诫自己要甘愿去写上五十到六十页糟糕的对白&在多数情况下&缺陷都会在写作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得到消除和改善- 你会发现人物对话里某些短语或表述&尤其是韵律或节奏往往会赋予你的人物以个性- 在你初次落笔成稿的剧本行将结束时&你自己都会对变化感到吃惊- 当你在修改这些文稿时&你的对白将会自然而然地得到改善- 对某些人而言&对白的写作他们与生俱来的才能,但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我们可以发展培养的才能。


选自:《电影编剧创作指南》


电视剧编剧必读的三本书和一张表

悉德•菲尔德


下面三本书一定要读,而且要精读。

《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罗伯特•麦基著周铁东译)

《电影剧作者疑难问题解决指南》、《电影剧本写作基础》(均为悉德•菲尔德著钟大丰与鲍玉珩译)

 



还有一张表,即那张非常著名的法国乔治普尔梯《 关于剧本创作的三十六种剧情模式

罗伯特最有用的两个东西,一是“鸿沟理解”,从根本上解决了故事的产生;二是“人物维(人物关系设置图)”,非常科学地解决了人物关系结构。此外就是“激励事件”了。这也是个非常有用的技巧。

菲尔德最大的贡献也有两个,一个是“戏剧性需求”,一个是“情节点”。前者实际上就是罗伯特的“人物欲望”,如果没有戏剧性需求,就谈不上戏剧冲突,当然就无所谓故事和剧作了。“情节点”是作者十八年前就应运的一个概念。他把罗伯特说的幕高潮更明确化为情节点。这对我们这些写电视剧的人特别有用。是解决全剧结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一般来说,每集戏都会有两三个情节点,一部20集的电视剧,主人公的情节点不能少于10个。这样就能保住全剧的故事框架不走形。

上面提到的这些,都是电视剧创作中最有用的技巧。每一个就值得好好讨论。今天只是想介绍几本书。至于那张表,可以启发你构思故事。很实用。需要特别提一提的是周铁东在翻译中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对初学者极容易造成误导。我注意了一下,第三次印刷中都没改过来,恐怕第二版是不是能改也危险。该错误出现在第228页上。如果你真的读懂了这本书,自己也明白了。

每天写多少字合适?

作为一个职业编剧,必须每天写作。所以,每天写多少字非常重要。

我认为,每天写5000字比较合适。

这里我说的每天,是指在电脑前写作六到七个小时,最好不要超过八小时。当然,是处于一种完全的写作状态。不包括去看会儿电视或冲咖啡的时间。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充分思考。5000字对电视剧来说,大概相当于两段,每集电视剧如果六七段,这样每天写两段比较从容。我说的段,其实与罗卜特麦基说的“序列”相似。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情节,大概分四五个场景。有时候,我会为一场戏写整整两小时,有时候只需要二十分钟。这要看你的状态。

写得快不见得就好,慢也不见得不好。有句话说,你写得越快,出版的速度越慢,因为你需要大量修改。相反,如果你写得很认真,考虑周全,修改就少,当然就出版得快了。

电视剧也是这样。这样的速度,一部20集电视剧,或者是30万字的小说,只需要用两个月的时间(不包括构思)。制片人从收到你的创意后,第一个月就能看到前十集,两个月完了,应该是很理想的速度。当然,实际上并不会这么顺利啦!有人说,每天写一段不是更省力了吗,我又不急,怕什么呢。

如果每天只写2500字的话,那是贵族式写作了。问题是时间长了,热情消耗得快,一部20集的电视剧,激情最高的时间可能只能维持2个多月,正好写完了。如果用四个月来写,我会觉得厌烦。当然,如果你想同时写我也不反对。一边做另一部戏的结构,一边写一部戏的台词,那也很爽。但个人习惯不一样,我还是觉得完成一部算一部。

怎样开始构思电视剧?



要写一部电视剧,怎么下手?当然你得有一个故事。那么你从那儿开始呢?许多人说,这个问题问得是不是有些傻,当然是从故事的开头开始啊!错!

好莱坞最精彩的电影都是从结尾开始的。对任何一部电影来说,修改得最多的是第三幕的高潮。也就是全片结束前的倒数第二场戏(最后一场戏是两分钟的“结尾”,那是故事讲完后的“加场”)。如果没有一个好故事结局,那么观众就不会买你的账。前几年有部电影叫《寻枪》,开头开得很好。一个警察把枪丢了。这是一个“很好莱坞式”的激励事件。从一开始就能把观众的好奇心吸引住。但这不是故事,只是故事的一个大钩子。而这部电影的结局却令人失望。虽然姜文做了好多要死要活的动作,但仍然没有将那把枪“寻”出来。这是个遗憾。

“从后往前”构思不只是好莱坞经典电影的写作手艺,也是所有情节剧,甚至商业小说的手艺。它最大的好处是帮助我们如何开头。一般讲故事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叫“虎头蛇尾”,开头开得很好,很吓唬人。某某人来到什么地方住店,结果住进了一个杀人窝。茶馆的听众立刻来了劲。下面怎么啦?说书人一拍桌子:且看那哥们如何如何如何如何……他们是不考虑结尾的。该到哪就到哪儿,很不讲究。中国的电影也基本上是用大团圆来作喜剧收场,用死人死光了作悲剧结束。通常的毛病是结尾结得很臭。有部著名导演的大片,居然用佛主的舍利子来将敌人全歼,那是中世纪前希腊剧的模式。

两个国家打来打去,最后只好请神来出场决定胜负。好莱坞的许多商业片也很公式化,最后总是英雄在快被杀死的时候突然使出绝招,取得胜利。但你如果注意一下《雨人》、《低俗小说》、《百万宝贝》、《飞越疯人院》这些获大奖的作品就不一样了。说得远一点,中国电影老想拿奥斯卡,以为用(此处删掉31个字)这就不说他们了。回到我们题目上来。因为你知道了结尾,你才可以考虑开头。然后,你才可以精心布局。尤其是电视剧,你必须先知道人物最终的命运,最后一场戏是怎么样的,这样你就知道如何写开头了。就知道那几场戏必须在什么地方出现,那个人物必须在什么时候出场。如果你只知道开头,不知道结局,那是写小说。小说家反正是不管读者死活的。书卖掉他拿了钱走人,跟他就没有关系了。可电视剧不一样,你如果只写好了开头,头几集还行,接下来就软了,观众就转台,就关机,你的收视率就下降。当然,也许你的稿费已经到了手,可制片人下次就不会再用你的本子了。电视剧说到底是门结构的艺术,讲究的是精心布局。而结局和开首却是最关键的两场戏。你想到一个好开头,写几集就可能写不下去。如果你先想到结尾,再构思开头,这样,你就能一路顺通。

 
一句话,如果你想不到一个故事的好结局,千万别轻意下笔。

当然,做结构和设置人物关系,会用掉你一个月的时间。但这个月你可以到处走走,去旅游,交朋友,出差。可以丰富生活,当然,更应当进行运动。因为接下来的两个月,你就要以坐为主啦。